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春光滿暑假11-15

春光滿暑假11-15
(十一)妥協小琳嬸嬸以哀怨的神情說了很久她的故事。我和阿強邊聽邊嘆息,而阿強也徹底原諒了他媽媽:「媽,對不起,我錯怪你了……」自慰棒依舊靜靜地躺在桌上,上面的淫液也漸漸風乾。三人相顧無言。可漸漸地,氣氛似乎不太一樣了。從回憶的狀態出來後,三個人慢慢都意識到,空蕩蕩的辦公室裡是兩個血氣方剛的少 年,和一個剛剛自慰了一半還衣衫不整的少婦。我的雞巴再一次不爭氣地硬了起來,偷瞄了阿強一眼,他也差不多狀態。而小琳嬸嬸臉蛋也漸漸紅了起來,偷偷地將頭埋得更低了。「媽……對不起……讓我用身體來彌補之前對您的歉意吧……」阿強這小子,還彌補,彌補你妹啊!「不, 不行……這裡時學校……我答應你們,晚上回去我們更上次一樣好好親熱下,還可以叫上你們小鳳阿姨。可是這裡是學……哎呀……」小琳嬸嬸話沒說完,阿強已經欺身上前,一雙祿山之爪已經襲向他媽媽的酥胸。雖然我還有點尷尬,不過想到前一次在小鳳阿姨家早就當著阿強面肏過了小琳嬸嬸,不禁也蠢蠢欲動。剛好這時,阿強轉過頭跟我說:「阿布你也過來啊,我們一起讓我媽爽爽,讓她看看是我們年輕人厲害,還是江叔厲害!」嘿,我早就忍不住了。不顧小琳嬸嬸「不要,不要……」的反抗,和阿強一起把她連人帶椅拖出來,在辦公桌間找了個較大的空擋,一人一邊左右交攻。很快,小琳嬸嬸緊身的黑色短袖連同胸罩一起被推到了胸部以上,我一邊大口呼吸著這誘人的乳香,一邊大口大口地吮吸那36D的翹乳尖。而阿強更過分,將他媽媽的黑色緊身短裙撩起到髖部以上,在那一覽無遺的雙腿中間發出砸吧砸吧的聲音。很快,他發覺他那樣蹲著的姿勢很彆扭,於是招呼我一起把小琳嬸嬸擡到了辦公桌上,並且把她兩條修長白嫩的大腿成大字型分開。這情景太讓人噴鼻血了,原來一本正經的學校老師,卻穿著誘惑地大字型坐在辦公桌上,雙腿間還是真空的,讓兩個中 學 生肆意玩弄!只見阿強熟練地用兩根手指地稔開那一簇黑色毛髮中間的小豆豆,接著大拇指就按了上去。小琳嬸嬸受到刺激不禁叫了出來,而隨著阿強不停地按摩陰蒂,小琳嬸嬸的呼吸也漸漸粗重起來。再加上我在一旁不停地揉捏撫摸那對白嫩的乳房,很快,小琳嬸嬸的陰道口再次分泌出了大量的淫液,辦公桌上早已是一灘水跡,幸好那堆成績報告單早已轉移至一旁,不過這可惜了小琳嬸嬸那幫學生,他們拿不到帶著自己老師淫水香味的成績報告單了哈。正在我們三人玩得興奮時,辦公室門被悄悄打開了——真後悔之前沒反鎖上啊。江叔來了。「咳咳,好淫蕩的老師啊,在辦公室跟學生和兒子三人肏屄啊!」江叔直接不給我們任何遮掩的機會,邊大步走進來邊說。「江……江哥……你,你怎麼來了……」小琳嬸嬸一陣驚慌。「哼,你忘了我會來檢查什麼東西的嗎?」江叔道。我們三人立刻反應過來,之前江叔讓自慰棒插在小琳嬸嬸的美屄裡一下午不準拔出來的,還說了回來檢查的。幾句話之間,我們三人——主要是小琳嬸嬸已經整理好衣衫了。阿強一聽就火了:「你還敢過來!你個禽獸,對我媽做了十幾年見不得人的事!」邊說邊衝了上去,我和小琳嬸嬸連忙拉住他。空氣中瀰漫著火藥味。「小琳,看來,我們的事你已經讓這兩小孩知道了?」江叔整了整被阿強拉走樣的外套,帶著冷笑。「嗯……江……江哥,我被你玩了十幾年了,你也該夠了……再說你還有那麼多女人,不多我一個的,求求你放過我吧……我可以保證,他們兩對我們的事絕不會說出去的……」小琳嬸嬸哀求著。「媽你不能再懦弱了!我就要讓他知道,玩女人是要付出代價的!」阿強再一次撲上去,再一次被拉住。「好的,小琳,你真的這麼決定了嗎?你確定能離開我?」江叔真會答應?他這種態度讓我大吃一驚。小琳嬸嬸此刻卻猶豫起來。低著頭抿著嘴似乎在鬥爭,在阿強的催促下,咬著牙說:「嗯,決定了,我認真決定了。」江叔再一次冷笑起來:「小琳,我知道你從心裡從來沒喜歡過我。可是,你憑心而論,是不是只有我才能給你做女人性愛的極致高潮?」「是……是的。」我和阿強再次驚訝起來。我忙問:「嬸嬸,可是,之前我們跟你做愛時,你也是一樣高潮的啊,還高潮很多次的啊?」「呵呵,小鬼。讓我來告訴你們吧。」江叔以一個長者自居,立刻從氣勢上把我們壓倒了,「沒錯,你們能讓小琳高潮多次了,作為一個十幾歲沒有多少經驗的年輕人——甚至作為一個男人來說,都已經是不錯的了,應該說很有天賦了。可是,性愛沒你們想的那麼簡單,真正的厲害的男人能讓女人不但高潮,而且欲仙欲死欲罷不能,而且事後只要回味起來小屄就會發癢。而且這還只是一種你們這樣蠻幹的極致,另外還有綁縛、暴露等更多不但是身體上還有心理上帶來的極致體驗。」我和阿強嗤之以鼻。沒錯,之前在旅館看到江叔的雞巴確實相當大,也的確把小琳嬸嬸玩得欲仙欲死,我和阿強都自嘆不如。可是,怎麼會有他說的那麼玄乎呢?小琳嬸嬸似乎下定了很大的勇氣:「江……江哥……我相信我可以的。而且……而且,你也承認他倆有天賦的,我,我絕對可以的……」我和阿強心裡一沈,也許,女人的思想跟身體真的是不一致的,小琳嬸嬸雖然希望貞潔,可是在江叔連續十幾年高超的玩女人技巧之下,似乎身體已經不太能由她自己控制了。「媽,你不要再有這種哀求的語氣了啊!」「阿強,算了吧。你真的希望你媽媽連續十幾年被一個男人玩弄、還在自己辦公室跟自己兒子亂倫等事鬧到大街上嗎?」小琳嬸嬸痛苦的摀住了臉。阿強默然不語,他知道也只能如此了。可是……可是這口氣怎麼能嚥下呢,而且,而且似乎自己媽媽從身體上還真的離不開這個壞蛋,這更讓阿強痛苦了。「阿強,有些事情可能現在你還無法理解,」江叔用一種儘量友善的口氣道,「一個女人在二十到四十歲這黃金時間,如果沒有享受到性愛帶來的真正快樂,那她這一生就白過了。且不說阿康性能力如何,就他天天這常年的出差,也會讓你媽媽守活寡的。現在都要二十一世紀了,那種禁錮女人快樂的三貞九烈封建禮教早就該被消滅了。你替你媽媽想一想吧,這十幾年要是守活寡會是多麼痛苦。」阿強默然不語。可是,自己媽媽被人操了十幾年,難道就這麼算了?「我知道你心裡想什麼,畢竟是自己媽媽做出這種有違道德的事,」江叔繼續在說,「可是這種所謂的道德就該被消滅的。更何況,我剛才親眼看到你倆對你媽媽所做的,不是比我更不倫更不道德嗎?我雖然驚訝但我絕不會說你們什麼,因為你們所做的才是真正的人性,遵從內心深處最原始的想法,我很欣賞你們的所作所為。最後,如果你覺得,從今天起,讓你媽媽離開我是對她好,你們倆完全能滿足她的性需求,那我完全沒意見。不過,我也隨時歡迎你們改變主意。」也許是江叔覺得理虧,又或者怕事情洩露對誰都不好,又或者真的很有信心小琳離不開他,總之,他還是讓步了。另一方面,我和阿強其實也覺得他說的蠻有道理,說實話那套理論也正好拿來讓我倆做「壞事」的藉口,而一想到小琳嬸嬸的緊窄肉壁和小鳳阿姨的豐乳肥臀,更加覺得有道理了。江叔離開了。剩下我們三人也失去了原先的興致,稍後也離開了學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