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第一次和女人上床

第一次和女人上床
一次和女人上床 真的是美好的體驗。讓我覺得性是很干淨的,像蛋糕一樣柔軟美好,散發著青春的花瓣一樣的香。 也許,只有和女人做才有這樣的體驗。和男人做時,沒有過高潮,會痛,尤其是他們想插入的時候,我的陰道不自主的痙攣,疼痛的感覺一直延續到脊椎。所以,我居然一直還是處女。也許,只是在中國,異性之間的性背負的文化上的禁锢太多了,任何敏感的人都沒辦法完全擺脫。 而和女人做,讓我沒有一絲一毫的壓力。性就是性,本身就很美好,也沒有什麽多余的東西來诠釋它,或者說,我可以盡情的去诠釋,去想象。因爲這種性體驗,本身就不成氣候,沒有多少人去書寫和表達,也更沒有多少人去爲這種性加入太多的道德枷鎖或者行爲模式上的意義。它還是一張白紙,你可以盡情的在上面塗寫,用你最新鮮和獨特的觸覺,味覺,視覺和想象力。 晚上,我坐車到她呆的那個冷冷清清的地方,頭上是巨大的混凝土高架橋,在昏黃的燈光中顯得粗野和蠻橫,讓人隱隱有被****的恐懼。我想我終究是討厭城市的。好在走了一段路就到了她的住所——一個有著高牆和后院的老房子,老房子前面是一大塊草地,再前面還有一條小河,再配著涼涼的十一月晚風,倒真的有鄉野民居的感覺。 她長得挺可愛的,粉粉嫩嫩的,豐滿嬌小,倒是聲音特別成熟。我一見到她沒有立刻來電,幻想也沒産生,倒是她,時不時說一些挑逗的話,讓人不知道怎麽應付。 畢竟是第一次,彼此都有一點尴尬和緊張吧。在一個燒烤攤子上喝了點小酒,就去她家了。 很干淨整潔的房子,還有一點清香。深紅色的床單,一個大眼睛般的電視。 我們穿著睡衣躺在被窩里。 我心里還是沒有想要做的感覺。甚至在那個時候,我想:算了,還是做回我的異性戀吧!而看著身邊的她,居然有些尴尬,不知道怎麽跟性致勃勃的她說才好。 我甚至在憂慮,要是到時候根本沒反應,那該怎麽辦呢?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她就把燈關了。 嘴唇開始貼著我的面頰,親吻了起來。舌頭很調皮的在玩弄我的耳朵。我在那里真的很敏感,于是開始興奮了。 我抱著她,軟軟的,身上有股奶香味,像個嬰兒。我告訴自己,就像嬰兒一樣去感受這第一次親密接觸吧! 于是我放松了下來,也開始輕輕的撫摸她。我們的欲火似乎是同步的,都不緊不慢,慢慢的從心底燃燒開來。 或許用“欲火”來比喻也不大恰當。因爲那種感覺不是躁動和暴風雨般的,而是如牛奶一般溫軟纏綿。一股熱牛奶順著我的血管,慢慢的滲透,最終占領了我身體上的每一個細胞。 之前說好了她要做T,也就是她要求要主動一些。 于是,她接著,開始擺弄我的乳房。其實她也是第一次,但是卻顯得很熟手,就像很了解我的感覺一樣,比那些缺乏耐心的男生強多了。 一股麻癢到心底去的感覺。我真的很喜歡乳頭這個敏感帶,非常的讓人興奮。 于是我也撩開她的衣服,開始撫摸她的乳房,就像撫摸自己的一樣。 這真是奇妙的體驗,好像自己突然變成了兩個,仿佛在自慰。 自慰的無拘無束混合著和陌生人接觸的刺激,膨脹的欲望仿佛如氣球般,就要吹破這個小小的屋子了。 我想,當時在窗外遊蕩的野貓,一定察覺到屋子里的氣氛了。 是的,她就像一只小貓。 她又開始舔我的乳頭了。癢牽動著神經,我氣喘籲籲。 她的手,在我身上輕輕彈著,劃著圈,我這時才明白自己,原來渾身都是敏感點。 不是和男生做時欲火撩身的那種略帶疼痛的感覺,而是浸在溫泉里,魚一樣自由自在的歡騰。 這時候,我突然覺得,同性之間的床事要遠遠比異性之間要來的唯美和純粹。異性之間,永遠有摸不去的SM的感覺,以及那種扒光了自己給男性看的羞恥感。 而這些,在和女性身體接觸時,卻全然沒有。 沒有被文化汙染的東西,始終是最好的。同性之間,正因爲被整個文化忽略,所以反而保持了她最自由和自然的狀態。而異性之間,卻因爲有了太多的禁锢和兩性間極不對稱的想象,顯得疲憊不堪。就像這混亂而荒蕪的城市,永遠不如山腳下這塊清新之地來的怡然美好。 接著,她把手伸進了我的下面。 全濕了,我第一次流了這麽多水。 她有點挑逗似的擺弄著我,就像我擺弄著自己。 而我,也把手伸進了她的下面。 也全濕了。水汪汪的,很讓人興奮。 我像擺弄自己似的擺弄她,癢而且酥軟的感覺,從我的手指傳遍了我的全身。 沒有和男生做時,那種被侵犯的感覺。我的身體如春天的泥土,開出了各色的小花。 我悄悄把手指伸進她濕漉漉的甬道,卻不料,她卻不喜歡。 TT的隱痛,我不知道怎麽拯救她。 她卻不在意。繼續在我身上尋找挑逗的快感。 接著,她居然把頭伸向我的下面,開始用舌頭挑逗我。 仿佛云朵在輕輕扯裂,花兒抖落清晨的露珠,手指尖和琴弦的那一下恰到好處的挑撥,湖水微微泛著鬼魅的光…… 很微妙的那種感覺,我不得不承認。 她一定是個天生的美食家,而且,尊重口里的食物。 她把手指插進我的甬道。我那神秘的,牽扯著我的神經的甬道。 海葵一般的慢慢擺動。 舌頭和手指一起,一收一放,非常的柔軟。 我的陰道,仿佛在品嘗一塊新鮮出爐的蛋糕。 一下,兩下…… 小屋變成了宇宙飛船,窗外就是深不可測的茫茫太空。 兩下,三下…… 蒲公英被早晨的陽光喚醒,伸展它的每一根羽毛,仿佛要飛起來了,要飛起來了。 三下,四下…… 龐貝城就要被噴薄的火山淹沒了。火山口滾動著岩漿,非常性感。 四下,五下…… 太陽在高速旋轉,巨大的吸引力讓地球徑直奔向太陽,並且開始融化。 五下,六下…… 整個銀河系都開始下流星雨,集體奔向那個深不可測的黑洞。 六下,七下…… 媽媽說,我可以回到她的子宮里去。 七下,八下…… 搞不清,自己是睡著了,還是醒著…… 八下,九下…… …… 九下,十下…… …… 后來的記憶,就變得模糊了。我仿佛睡在云朵上,非常惬意。 后來不知怎的,我和她就這樣慢慢的睡著了。床單濕了一半,一定是月亮的潮汐作用。 醒來時,她撫摸著我的乳房。清晨的陽光那麽清澈。 我和她嬉笑著穿好衣服。早晨看到她,發覺她變得妩媚可愛了很多,和昨晚一開始見到的模樣有很大的不同。于是我想,原來對女人的審美,未必都靠的是眼睛,身體的每個部位都可以成爲審美器官,要視其敏感度而定。 早餐我吃的是蛋糕,非常性感的食物,柔軟,芬芳,像極了她的身體。 和她道別。在回學校的一路上,我的身體都呈現舒展著的狀態。單純的性,就是一份再好不過的假日甜點了。 我想,我就是個lesbian,我爲自己這一身份感到自豪,我也不怕說出來。因爲世俗向我投射的驚異甚至恐懼的目光,仿佛喚醒了我青春期時無畏的叛逆,成爲了一份獨特的調情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