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還我媳婦

還我媳婦

我從廚房門口回到餐桌前,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發呆。



我的如意算盤,輕易地被這個沒什麽心計的山東壯漢打破了,他掙得確實比

我少,他也許不是憑著知識賺錢。但他用實力和行動說明了,他是有能力養得起

我老婆和她勢必會出生的孩子的,他雖然不是什麽「金領」,他也許沒有城市戶

口,但毫無疑問是個能夠憑力氣養活老婆孩子的勤勞男人。



如果說,我老婆要王大牛叫她「媳婦」是因爲她想要羞辱我,懲罰我的話。



那麽剛才我從妻子眼中看到的,分明是滿滿的愛,背靠大樹,惬意溫馨的愛。



王大牛真的讓她靠住了,真的讓她靠得住。



我了解她,我知道她轉變了,徹底轉變了,對我的恨已經不是重點,對王大

牛的愛才是她心中的重心。



王大牛,用壯大的男根征服了我妻子的陰道,用粗魯的誠懇征服了我妻子的

心,又用汗水換來的錢滿足了她的安全感,證明了他無論在床上還是床下,脫光

衣服還是穿上背心,都是個頂天立地的漢子。



僅僅三天。



一萬元在濟南這個城市,足夠過上衣食無憂的生活了。



我木楞楞的,聽著廚房里傳來的說說笑笑,卿卿我我,聞著廚房里飄來的牛

肉香氣,我明確地意識到:我最后的優勢,在這個家中,支撐起我最后男性尊嚴

的金錢之柱,無可奈何又無法挽回地,倒塌了。



我到一個鐵館級別的老舊健身房去找一個種男,就是爲了讓我在財富上徹底

占據著優勢,沒想到這頭牛去鐵館恐怕只是因爲那里可以粗野地光著膀子訓練,

可不是因爲沒錢!



我真是引牛入室!我失去了這個家,我的家淪陷了。



我坐在飯桌上,看著大牛和我老婆嘻嘻哈哈地吃著飯,大牛還是狼吞虎咽,

我老婆依然是細嚼慢咽,大牛一邊吃一邊誇真香,我老婆就說香就多吃點,大牛

就說媳婦你放心,俺今晚上讓你比昨天還恣兒!



我老婆就臉紅,王大牛就讓我老婆也多吃點,別到時候又撐不住……



就如同我是空氣一般,而他們才是這個家的男女主人。



難道事實不是如此嗎?



我心不在焉地扒完了飯,大牛則早就打著飽嗝,渾身大汗地坐在椅子上,看

著我老婆收拾桌子,眼睛盯著的都是她的屁股和乳房,一只大手習慣性地在自己

小山似的胸膛上搓揉著,這是典型的農民惡習,還好,這家夥至少沒有搓出一條

條黑泥,看來還算常洗澡,否則我就要吐了。



我老婆拿著碗筷第二趟走進廚房的時候,王大牛從椅子上一躍而起,飛快地

扒掉了自己身上唯一的那條大褲衩。



等妻子再回到餐桌前的時候,王大牛已經全身赤裸,挺著他那根大雞巴,雙

手叉腰正對著我老婆,下面的鐵棍子頭還一動一動的。



我老婆驚叫一聲,「討厭死了,怎麽隨隨便便就脫光衣服。」



「這有啥,這是俺家哩,俺成天在家光著屁股又咋哩?俺是這家里的男爺們

咧!蔫吧,你說是不是?」



我點了點頭,我知道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自己家里做好「蔫吧」,然

后對著他倆的床戲打手槍,在外面我還會是「王總」。



對,我會有錢,會有權,會有名,會有衆人羨慕的眼光。我也會有一個家,

我的家里有個頂天立地的漢子,他霸占了我的女人,而我卻能從中得到快感。



如果我不是淫妻癖,我能怎麽樣呢?殺了王大牛?我砍他一刀他一道血楞子,

他打我一拳我我葛屁著涼了。



正好我是個淫妻癖,我是個變態啊!當我前天看到王大牛和老婆一起躺在床

上的時候,沒有從廚房里拿出刀子殺了他,反而勃起的時候,我不就該明白了嗎?



我的路,我的未來。



完美。



「對,大牛以后就是這家里的男人,你想怎麽著都行!別管我。」我說出了

漫長沈默以來的第一句話,我內心的淫賤和邪惡征服了我的嘴。



我老婆理都不理我,王大牛的雞巴倒是又脹大了一些,「媳婦,咱來樂呵樂

呵吧?」



「臭大牛,就想著那事兒。」



「俺媳婦太水嫩了,剛才在廚房俺就忍不住了」



「你帶來的那些東西還沒收拾呢,怎麽辦?」



「嘿嘿,明天你再收拾,哪能讓那些事兒耽擱俺和俺媳婦日屄。」



「色牛……哎喲!」



我老婆驚叫一聲,已經被王大牛又一次扛在了肩上,向臥室走去,「媳婦,

來吧,俺今天再教你點新姿勢,保證樂死你咧!」

王大牛和我老婆又一次赤條條地躺在我們的大床上,我又一次坐在床邊的沙

發上,把手伸進褲裆,等著看好戲。



王大牛黝黑的龐大身軀壓在我老婆白花花的肉體上,大雞巴在我老婆腿上頂

著,嘴里含著我老婆的白奶子。



「媳婦……奶子……真大……俺見過的小娘們里……就你最大……比蘭子還

大……好像……又變大了。」



我老婆嗯嗯呀呀地哼著:「大蠻牛……別那麽……使勁……」,我老婆33

D罩杯的奶子一個在王大牛嘴里被叼的濕漉漉的,另一個則在一只粗糙的大手里

被搓弄的一會扁一會兒圓,「今天……人家……穿胸罩的時候就覺得好緊……好

像……是變大了……羞死人了……」



王大牛的板寸頭從我老婆奶子上擡起來,仔細看著我老婆的奶子,「嘿嘿,

好像是大了,媳婦,俺們村里有個說法,叫‘女大十八變,全靠刀子镟,越镟越

好看。’」



「啊……什麽意思?」



「就是說女人全靠男人日弄哩,男人炕上有好本事,女人就越來越漂亮,」



大牛淫笑著,把我老婆的手抓起放到他那兩只大卵蛋上,「媳婦,你可得好

好感謝俺的大蛋子,要不是它倆造出那麽多雞巴水,哪能把你滋潤得變這麽漂亮?」



妻子羞死了,捂住臉,「你……啊……壞……」



王大牛嘿嘿笑著,松開我老婆的奶子,分開那兩條修長白皙的大腿,跪在女

人的胯間,用自己的大龜頭磨蹭著那兩瓣陰唇,沒幾下上面就沾滿了亮晶晶的淫

水,讓那個鵝蛋大的家夥泛著鋼鐵般的光芒。



「你……我好癢啊,你還不快進來」



「嘿嘿,媳婦,你比前兩天可急多了」



「大蠻牛,我不是愛上你那根大雞巴了?」



王大牛可沒想到我端莊淑儀的老婆,現在隨隨便便就能說出這樣的話,大屌

蹭蹭往上揚,氣也粗了,不過這家夥還是有經驗,深吸一口氣,「媳婦,俺說了,

男爺們就要把家里娘們的上下兩張嘴都喂飽。」



我老婆被他的龜頭磨得屁股在床單上蹭來蹭去,哪里還有耐心聽他說這些,

「好……好……喂飽喂飽。」



「俺每月給你一萬塊錢,喂飽你上面這張嘴了沒?」



妻子清醒了一點,忍著下體無盡的空虛,「飽了,太多了,我的親漢子真有

本事!」



「中,那你想不想俺喂飽你下面這張嘴?」



喂飽?我操,我在旁邊想,你那叫喂飽?你每次都把她喂得哭爹喊娘只撐得

要吐好不好?



「想!」我老婆身心都在急劇召喚她的男人,「我是你媳婦,我要你塞得我

滿滿的,我要親漢子日我!」



我以爲王大牛就要提槍上馬,哪知道這家夥往旁邊一躺,挺著那杆黑肉槍,

用不容反抗的語氣說:



「媳婦,俺要你坐上來。」



我老婆還沈浸在大牛的挑逗之中,一時沒反應過來,「啊?」



王大牛伸出大手,撥弄了幾下那只鋼管似的粗雞巴,「俺讓你坐上來,自己

把俺的雞巴插到你的小逼里頭去。」



我老婆的屄里汩汩里流著淫水,面色潮紅,意志倒是堅定——瞬間而已,

「不要,羞死人了。」



「嘿嘿,羞啥羞哩?漢子日媳婦,天經地義哩!」



「你的家夥太大了,會疼的。」



「小娘們都是這樣,喜歡俺的大雞巴,又怕疼,等坐進去你就知道了,美死

你!」



「臭流氓,你真是臭流氓!」我老婆嘴上這麽說,心里卻還是拒絕不了這個

強悍男人的命令,爬起來,蹲在王大牛胯下。



我想潛意識里,她也知道,這個男人總能給她帶來無窮的快樂。



「媳婦,慢慢往下坐哩,俺雞巴長,不急,」王大牛嘿嘿淫笑著,指揮著我

老婆半蹲式,同時扶住自己的那根種牛雞巴,對準了我老婆的屄眼。



「羞死人了,這個姿勢。」



「怕啥哩?都叫過俺親爹了。」



妻子又羞又怒又想笑,腿上一松勁,「啊呀!」一聲,王大牛的龜頭就被她

自己坐進了陰道。



王大牛也爽的「嘶」地倒抽一口冷氣,往兩人交合處一看,那個黑胖大和尚

被吞進去了個頭,「媳婦,接著往下坐,還差著老遠哩!」



我老婆火上來了,「大流氓!臭大牛!疼死人家了,你還就知道躺著享受。」



「嘿嘿,媳婦你別怕,這個姿勢開始是有點疼,到后來樂死你咧!」



我老婆一聽,往上擡了擡屁股,扭了扭腰,把那個大龜頭放出來一點,又往

下繼續坐,這次多進去了一點。



我在旁邊仔細觀察著那根大屌和那個小屄,發現我老婆的屄和我熟悉的那個

似乎不一樣了,陰唇顔色深了很多,陰蒂在性興奮的狀態下竟然大而可見,紅腫

而滑膩,淫水不斷地從陰道里流出,抹到王大牛的龜頭上,讓他們的交合處光閃

閃的。



我已經不是我老婆粉嫩的小屄了,我把我老婆的處女膜捅破了,但真正讓我

老婆終結處女生涯的,是王大牛,是他讓這個屄變黑了,變騷了,變濕了,是他

把我老婆從一個青春洋溢的少女,變成了一個成熟豐滿的少婦。



我老婆的第一個男人其實是王大牛,我撸著自己的小雞巴想道,這時我老婆

又發出了一聲驚叫。



原來王大牛這個頭腦簡單雞巴發達的粗人,哪里等得及我老婆一截一截慢慢

往里坐他的雞巴,他忍了幾分鍾,實在受不了了,大手把住我老婆的屁股,用蠻

力往下按,腰往上挺,一使勁,只聽「噗」的一聲,我老婆驚叫聲中,大家夥入

巷了。



王大牛那雞巴是什麽雞巴?全根而入,又是女上男下的姿勢,馬上就讓我老

婆又疼又爽,差點昏過去,坐在那根雞巴上前后晃悠,「哎喲……你個沒良心的

……又動粗……脹死了……」



大牛扶住妻子的屁股,慢慢地前后推動,肉貼著肉兩人最敏感的部位摩擦著,

「日他娘哩……真恣兒啊……頂到你屄芯子里頭了吧!」



我老婆全身像沒有骨頭一樣,我在沙發上都能看到她的屄一陣抽動,吸吮著

大牛的黑雞巴。我知道這個姿勢插入的角度和深度讓她至少小高潮了一次。



倆人就這麽慢慢厮磨,也不說話,過了好一會兒,我老婆才緩過來,「你啊

……可能都頂到我子宮里去了……」



「嘿嘿,」王大牛這時也出了汗,粗壯的手臂上一條條腱子肉隨著他推動我

老婆肥屁股的動作顯現出來,展示著力量,「子宮就是俺兒子住的地方?俺就知

道俺雞巴頭子真舒服……跟你的屄里還有一個小屄……給俺吸雞巴似的……過瘾!」



我老婆身體前傾,扶住王大牛城牆般寬厚的胸肌,「你可……真色……」



「媳婦……你上下動動……」



我老婆抓著王大牛的胸膛,慢慢起來,把大牛的雞巴放出來一小段,這一下

可好,剛才被堵住的淫水小溪一樣從屄里順著陰莖流了出來。



「媳婦……你剛才又尿騷水了……?」



「還不都是你……我坐死你個壞家夥!」



我白皙豐滿的老婆,蹲坐在一個黑壯漢子胯下,一上一下地吞吐著牛屌。



「啊呀呀……日死我了……我坐死你的壞東西……我坐斷它……」



「媳婦……真他娘舒坦……你坐吧……使勁坐……俺的雞巴是鐵打的……坐



斷了算你本事!「



王大牛和妻子全身是汗,在快感中嚎叫著,他長滿老繭的大手抓住了我老婆

的奶子,掐著那兩個美國紅櫻桃一樣的奶頭,全身健壯的肌肉散發著濃濃的汗味,

配合著我老婆一上一下的蹲坐,往上死命挺著腰。



「俺日爛……你的騷逼眼子……日爛你的騷水洞……哪有小娘們……這麽會

尿騷水的……欠日哩!」



我老婆肥白的大屁股,上面隱隱還有昨天王大牛留下的大手印,正以前所未

有的力度,迎合著王大牛呼呼冒著熱氣的大活塞,「啪啪」的撞擊聲和「噗哧噗

哧」的水聲響成一片,我看到有些時候老婆的大屁股坐下來特別有力,會擠壓到

大牛的那兩個大睾丸,不知道那是種什麽樣的快感。



「我就是……欠日……就是欠……壯漢子的……大雞巴日!」



「日死我吧……脹死我了……親漢子……真好……」



「他奶奶的騷娘們……自己坐在爺們雞巴上……欠日的城里娘們……俺莊稼

漢子的雞巴你稀罕不?」



「稀罕……稀罕死了……大死我了……燙死我了……硬死我了!」



「俺這叫小媳婦騎牛哩……你原來的小雞巴男人……這樣日過你沒?」



「啊……啊……沒有……沒有……他三年射在我屄里的……還不如你一次射

得多!」



在旁邊我頻頻點頭,是啊,我那點清湯寡水,老婆說的對!



「日你娘哩……賤貨……老子喂飽你沒?」



「喂飽了!」我老婆瘋狂地上下坐動屁股,「脹死了……好脹啊……牛哥哥

的大雞巴真好……沒有它我活不了啊……」



妻子已經被這個新姿勢刺激的癫狂了,她的屁股上下舞動,時而還左右搖擺,

第一次在性愛中取得主動權的她,迷亂地想要獲得更多快感。她忽然雙手死死抓

住王大牛饅頭一樣壯實的胸肌,用指尖撩撥著他那兩粒一角硬幣大小的黑奶頭。



我猜我老婆這麽做純屬是出于本能,她知道自己的乳頭被刺激會動情,就猜

想這樣也會給王大牛帶來性快感,誰知道這才是摸公牛屁股,從后面發生的事情

來看,男人的乳頭摸不得。



王大牛發飙了。



這家夥一聲狂吼,渾身肌肉鼓脹,扇面形的寬闊胸膛上,紫紅色的胸肌脹得

像兩口鐵鍋,抑或是兩面盾牌。



「日你奶奶!俺……真痛快……真他娘的……老子日死你……騷娘們!」



王大牛開始使勁按住我老婆的屁股,往上挺腰,妻子被他大手一按,哪里動

得了,只有在原地挨操。



「啊啊啊啊啊啊……日死我了……日死我吧……我就是賤……日死我!」我

老婆高叫著,抽搐著,泄出了一大泡淫水,飛到了高潮的天堂。



我在旁邊,試著摸了摸我的乳頭,我聽說男人的乳頭發育和雄性激素有關系,

雄性激素分泌旺盛的乳頭顔色深。



我的乳頭是粉紅色的,王大牛的乳頭是黑巧克力色,我的乳頭並不突出,王

大牛的乳頭上乳尖突出,像一顆小黑豆。我又用指甲刮了刮自己的乳頭,全身有

過電一樣的感覺,怪不得王大牛爽成這樣,誰能想到男人的乳頭也是敏感區呢?



誰刺激過這個蠻牛一樣漢子的乳頭呢?



我老婆正承受后果,她被這個狂性大發的壯漢死死抱住屁股,無奈地迎合著

他的撞擊,在快感的巅峰中掉落,卻又被抛上另一個高峰,她兩眼無神,腦袋晃

來晃去,像落水者抓住浮漂一般抓住王大牛胸前的肌肉疙瘩。



「俺日……俺日……日死你個城里騷貨……又尿騷水……浪娘們!」



「他奶奶的……尿炕一樣……啪!」



王大牛又在我老婆的屁股上留下了一個手印。



「大牛哥……你太壯了……親漢子……我……我不行了……」我老婆斷斷續

續的,好像是在肉體欲望的大海中灌了一肚子水,話都說不清楚了。



「啥?不行?」王大牛正來勁,才不管我老婆,繼續往上拱著屁股,「咋又

不行了?」



「累……剛才動了那麽久……我蹲不住了……再說……你的雞巴也太大……

太硬了……哪個女人受得了?」我老婆用迷離的眼神看著王大牛,又用指尖刮了

刮那兩顆小豆子似的男性奶頭。



騷貨!我心里罵道,想換花樣就直說!



「騷娘們……老子今天讓你知道啥叫爺們!」



說著王大牛從床上直起身子,大腿往上一拱,兩手托住我老婆的肥白屁股,

就把我老婆擁在胸前,隨后只見他粗腿一邁,下床了!



我老婆驚叫一聲,死死抱住了他粗碩的脖子,白嫩嫩的身體緊緊貼在王大牛

的身上,大腿夾緊了他的腰,估計那個小屄也死死夾緊了王大牛的雞巴。



大牛站在床邊,手托著我老婆的屁股,自豪地說:「騷媳婦,你怕啥哩?你

才多少斤?俺這膀子上至少300斤力氣哩!你也就100多吧?」



我老婆驚魂未定,只覺得全身重量都壓在王大牛的一雙粗手上,再定睛一看,

自己的一雙大奶子緊緊壓在王大牛的胸肌上,手攬住人家的脖子,像樹懶一樣挂

在男人身上。



「討厭……羞死……」



她話音未落,王大牛開始操弄了,我老婆估計怎麽也想不到,這個姿勢如何

做愛。



靠著驚人的臂力,王大牛雙臂一擡一放,我老婆的屄就套著他的牛雞巴一進

一出,開始我老婆還驚叫,可是這個姿勢頂的角度又和剛才不一樣,她那張櫻桃

小口哪還有空驚叫。



「啊……好刺激……啊……頂到……頂到那里……啊……臭蠻牛……真有勁

兒啊!」



我老婆迷離中睜開眼睛,先看到的是王大牛發達的斜方肌,在脖頸兩側,像

鼓滿的帆一樣,讓男人的肩膀如大門板一樣厚實;往旁邊看,是聳動的肩膀三角

肌,小山包一樣,一使勁就一條一條的;往下看,是王大牛的胸肌,棱角分明的

岩石一樣,堅硬、寬厚,散發著雄性的魅力,自己的乳房還貼在上面;再看去,

是王大牛兩條椽子一樣粗的臂膀,肱二頭肌隨著手臂一收一放,時而變成山峰,

時而成爲山梁,紫銅色的肌肉鼓脹而飽滿,散發著力量。



妻子安心了,她知道王大牛很強壯,但現在才知道他有多麽強壯,她在他手

里,就如同一個小毛絨玩具,她被占有了,被侵犯了,她被一個霸道的男人奸淫

著,她再一次體會到女人的樂趣就在于被強壯的男人擺弄,她決定把自己都交給

他。



「好舒服……好爽……大牛……你壞死了……真有勁兒啊……真是好漢子…

…親漢子……大雞巴親漢子!」



老婆開始從這個姿勢中享受樂趣,她的陰道又開始分泌淫水,滋潤得王大牛

的雞巴黑亮亮的。



「小騷貨……日得你恣兒吧……又濕了……真他娘的……老子這叫招叫做漢

子捧缸……俺爹教的……好不?」



「好死了……好死了……日我……親漢子……真好!」



「嘿嘿……小娘們……還有更好的哩!」



話音剛落,王大牛甩開兩個大腳板子,走出了臥室!



我嘴巴張的老大,跟在旁邊,手里飛快地打著手槍,眼看著王大牛玩「漢子

捧缸」。他的粗毛腿叉著向兩邊分得很開,兩個碩大的睾丸當啷著,大手深深陷

進我老婆的美麗臀肉里,不斷向上抛著我老婆的身體,又粗又大的雞巴像鐵條一

樣被女人的屄套弄著,不時發出肉體撞擊的聲音。



「啊……」王大牛一走動,我老婆又一聲驚叫,「你怎麽……還走來走去啊

……羞死人了……啊……舒服死了……」



「嘿嘿……羞啥啊……俺在俺家里……日著俺媳婦……羞啥……日他娘……

你又流水兒了?」



「臭流氓……啊……好……真好……」



「這有啥……俺……夏天時候……還把蘭子抱著……到俺們院子里日弄哩!」





「壞……你……是……壞人……」我老婆聽到這麽狂野的性事,心里也是興

奮不已,手抱緊了王大牛的脖子,倆人的身子貼的更緊了。



王大牛雄赳赳地托著我老婆的屁股,一邊日著她,一邊帶她參觀我家,哦對,

是他家。



「這屋子……咋這麽多書哩……」



我老婆正享受,睜眼一看,「我的書……都堆在這兒……」



王大牛一聽似乎更興奮了,聲音粗了起來,「看過這老多書?」



「恩……你……粗人……不懂!」我深切懷疑老婆是故意撩撥大牛。



王大牛一聽,屁股往上拱著,胳膊上也加快了速度,日得我老婆搖頭晃腦,

「俺是粗人……俺粗人娶了個讀書媳婦……日著她哩!」



「我就是你的媳婦……我嫁了個粗人……啊……真粗啊……」



「爲啥給俺當媳婦哩……騷屄……讀書娘們……」



「因爲你粗……」



「俺啥粗咧?」



王大牛臉紅脖子粗,讓老婆的屁股沈到最低點,借著我老婆的自重狠狠地頂

著她的屄芯子。



「你心眼粗!憨實!」



「還啥咧?」



「你腰粗……胳膊粗!壯!」



「還啥咧?」



「你腿粗,大鐵桶似的!」



王大牛渾身大汗,屁股上肌肉繃得跟兩個鐵球一樣,大雞巴燒紅的鐵棍子一

樣捅著我老婆,在屄里慢悠悠地轉磨。



「還啥咧?」



「你……你雞巴粗!」



「雞巴粗好不好咧?」



「好……雞巴粗……最好……讀書媳婦……最喜歡……大雞巴……」



「雞巴粗……咋好咧?」



「雞巴粗……把讀書媳婦的屄……日滿了……水……漏不出來……還能解癢

……一插進來……我就想尿騷水……逼水……止都止不住……還都讓……粗雞巴

……堵在里面……脹死了!」



「老子日你奶奶!」王大牛瘋狂地讓我老婆的身軀套弄著他的雞巴,大睾丸

狠狠撞擊著女人會陰處的嫩肉,妻子那兩片陰唇已經又被干的又黑又紅,。



「老子日……日……日……日死你個浪貨……」王大牛方臉被快感扭曲著,

黑卵子上不時落下一滴滴騷水,在地上留下一個個晶瑩的亮斑,「讀了這麽多書

……還不是……給老子……夾雞巴……小娘們……就是……漢子胯下的貨……乖

乖……讓俺日弄哩!」



「啊呀……牛雞巴……真好……日死我……日死我……五大三粗……壯漢子

……真粗啊……」



「日你娘……老有人……說老子……五大三粗……你個讀書娘們……說說…

…啥叫……五大三粗咧?」



我感到老婆似乎又要高潮了,她死命攀著王大牛的脖子,手指甲都陷進了肉

里去,「五大……就是……雙手大……雙腳大……雞巴大……三粗就是……胳膊

粗……腿粗……雞巴粗!」



「日你奶奶的咧……俺還真是五大三粗……你沒白讀書哩!」



王大牛邊說邊往外走,哪知剛走到下一個房間門口……



「讀書……沒用……啊……你日得……真深……碰上你……沒白活……啊啊

啊啊」



我老婆撒尿一樣地高潮了,木地板上一片水漬。



王大牛站住了,享受著女人屄里對他牛屌的吸夾,臉上是得意和痛快,「小

浪貨,今晚上這是第幾次了?」



我老婆還沈醉在一次比一次強的性高潮之中,「我都……不知道了……親漢

子……太棒了……雞巴是……大英雄……」



王大牛嘿嘿憨笑,邁步進了房間,一邊繼續操著我的妻子,一邊驕傲地問:

「俺的雞巴是大英雄,那他呢?」



這個房間,是我的書房。



王大牛抱著我的妻子,站在我的書房中間,我在旁邊看著,那根粗碩的大雞

巴一刻都沒有停止對我妻子的奸淫。



「老子的雞巴是英雄……蔫吧的呢……你的小男人呢?」



「他的雞巴跟沒長一樣……哪能……和你的比!」



「蔫吧,過來!」王大牛突然對站在旁邊的我喊道,同時他雙臂一用勁,把

我老婆舉高,扛在了肩膀上面,那根油光水亮的黑雞巴馬上從陰戶里脫了出來,

啪的一聲彈到了大牛的腹肌上。



「來,蔫吧,你不是在旁邊撸管嗎?咱哥倆比比雞巴!」



王大牛黑鐵塔一樣站在我的面前,全身的疙瘩肉泛著汗油油的光,胯下一根

又粗又長又硬的屌舉得老高,我老婆白嫩的身軀被他扛在肩上,正好奇地扭頭看

過來,王大牛知道她在看,把牛屌挺得更高了,我甚至感覺到那個散發著臊臭的

大龜頭都要頂到我的鼻子下面了。



「媳婦,看好了,我和你原來的小男人比雞巴。」



「嘻嘻,」我老婆被他逗笑了,我看著那個騷屄里又流出了興奮的液體,耳

中卻聽到她口是心非的埋怨,「你怎麽這麽壞啊!」



「啥壞啊!」王大牛左手「啪啪」拍了幾下我老婆被他扛在肩上,那肥白的

屁股,右手撥弄了幾下他那個「大耍貨」,像一個古代的武士在展示自己最鋒利

最強大的武器,「老爺們比個雞巴算啥?俺和俺們村里的爺們都比過,和俺爹俺

叔都比過哩!那可真是‘爺倆比雞巴,一個鳥樣’!哈哈!」



我老婆不滿地扭了扭屁股,臉上卻都是期待,「臭大牛!」



王大牛看我不說話也不動,右手叉著腰,雞巴故意動了一動,「蔫吧,來吧,

你的雞巴要是比咱好,咱就把媳婦兒還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