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神雕遗篇1-7

神雕遗篇1-7

1、生死存亡
阵云高,狼烽夜举。
黄昏,不远处升起一股黑烟,盘踞在空中成了一片乌云。乌云压顶,如垂天
之幕。
流星,数不清的流星,落进樊城,燃起了通天大火,将樊城变成一片火海。
燃烧在火海中的樊城,已经摇摇欲坠,但终究还是沒有陷落。大火照亮了江
面,像一面透彻的镜子。
襄阳城的头顶,也是阴云密布,飘洒着如开春时节般纷飞柳絮般的雪花,在
城垛子上积起了薄薄的一层白色,仿佛连城墻上的血迹都开始凝固。
樊城和襄阳隔江相望,汉水像一条白色的丝带,将他们隔开。一边是烈火焚
烧的地狱,一边是绝望的冰天雪地。
一名浓眉大眼的中年汉子,手按城堞,遥望着北方。
北方沒有夕阳,只有在樊城燃烧起来的大火,将北方的天空照映地一片血红,
红彻了天际。但是这里,好像就是天的盡头。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北方早已不是汉人的天地。对于南朝的子民来说,他
们的天,到此为止。
汉子的眉头越皱越紧,心事重重。
「靖哥哥,今天才是大年初八,就上城头来察看樊城战事了?」身后走来一
名四十多岁,貌美端庄的女子,关切地问。
这两人,正是名震中原武林的郭靖黄蓉夫妇。
江山危在旦夕,两人义不容辞,携全家老小,布衣客卿,助京西安抚使守卫
襄阳。
郭靖将手往北一指,说:「蓉儿,你看,那道道流星,皆落樊城。我恐怕
……」郭靖沒有再接着说下去,那样的结果并不是他想要的,他甚至不忍从自己
的口中说出来。
「恐怕樊城会陷落?」黄蓉很快接上了他的话。
郭靖沈默,点了点头,目光从爱妻的身上移开,继续往北方眺望过去。
汉水北岸,乌云更加浓重,火势也更加勐烈。
「那是回回炮!」黄蓉说,「西域机石,能飞三百步,落则玉石俱焚。」
黄蓉如数家珍般地说着元军的攻城器械。
「回回炮……」郭靖的手指不停地敲打着城垛子上的冰渣,说,「好厉害的
杀器,当之无不溃烂成泥!」
黄蓉搂住了郭靖的腰,将头依偎在他的肩上,低声说:「靖哥哥,你说…
…我们这次能够守得住襄阳吗?」
「……」郭靖沈默了一会,才轻声地说了句,「放心!」这两个字像是安慰,
又像是敷衍。其实在他的心里,也沒有答案。
襄阳城廓的千步外,不知从什么时候建起了一道高墻,像一个巨大的水桶,
把整座城池都罩在了桶里。高墻越筑越高,有些地方甚至已经高出了襄阳城墻。
围墻隔绝了襄阳和外界的所有联系,包括粮草水源和援兵。江面上,千帆张
扬,封锁了襄阳援救樊城的道路。
想必,元军是要先破樊城,让襄阳彻底成为一座孤城。但是襄阳只能袖手旁
观,任由唇齿相依的樊城自生自灭。
「若是守不住……」黄蓉仍然轻轻地说,「我们让襄儿、芙儿逃出城去,你
和我在城里殉国吧……」
郭靖的目光终于离开了北方的烽火,低头去看妻子。一个女人,能说出如此
大义凛然的话来,让他热泪盈眶。
忽然,远处杀声四起。
郭靖又朝着远方望去,浓烟中,无数兵丁举着火把,像成群的萤火虫一般,
开始朝着樊城破败的城墻涌去。他们的头顶上,划着巨大弧缐的流星火球仍然不
绝,落在城头,迸射出无数耀眼的火光。
城头如飞蝗一般的火矢雨落而下。在烈火中,竟然还有忠义之士在殊死抵抗。
「蓉儿,別担心,我们可以守得住,」郭靖继续安慰道,「六年了,襄阳从
未失守过。这一次,虽然艰难了一些,但肯定也能守得住的。」
远处元军开始登城,乒乒乓乓的兵器相交之声打成一片,如同一场送葬的水
陆道场。
「嗯,我们可以守得住……」黄蓉笑着说,眼里不知不觉已泛出了泪花。
「蓉儿,你可记得,过儿当初送给我们的那把玄铁重剑吗?」郭靖忽然问道。
「当然,我放在房间里。」黄蓉擡起头说。
「那你可记得,你从桃花岛带来的《武穆遗书》吗?」
「傻瓜,那是为了帮助你守卫襄阳,我特地从桃花岛里偷出来的,怎么会忘
了呢?」
「你说……」郭靖顿了顿,「《武穆遗书》乃是汉家兵法,若落到元人的手
里,又该如何是好?」
「你胡说什么,襄阳不是……」黄蓉本想说襄阳不是好好的吗,可是擡眼就
看到在烈火中摇摇欲坠的樊城,说话顿时沒了底气。襄樊本就是一体,如果樊城
失守,襄阳必定不保。
「当年岳武穆中兴宋室,横扫残虏,气吞万里。若是这遗书落在元人手中,
后果不堪设想!」郭靖沈重地说。
「那……你的意思……」黄蓉问。
「独孤大侠的玄铁重剑,重逾八十斤,若将此剑熔了,把《武穆遗书》铸进
其中,或能逃过一劫。」郭靖说。
「还有靖哥哥你的降龙十八掌和九阴真经,都是天下武术绝学,绝不能让元
人得到。蓉儿这就按你的意思,将遗书和秘籍铸进剑身之内。他日若是忠义之士
重新匡正天下,或许有用。」黄蓉说。
「那就铸成一刀一剑,剑曰倚天,刀曰……」郭靖沈思道。
「屠龙!」黄蓉脱口而出。
「好!快去吧!」郭靖拍拍黄蓉的背。
「那你……」黄蓉又担忧地问。
「我再在城头站一会。」
事实上,郭靖的一会,就是一个晚上。直到第二天清晨,依然像一具雕像般,
一动不动。
风雪仍在飘舞,在他的身上落了厚厚一层,甚至连眉毛上,胡子上,都像是
一夜之间忽然白了。
汉水对面的元军,像是疯了一般,不停地朝着樊城进攻,一个晚上几乎沒有
断绝过。樊城就像一个大火炉,火势也从未减退。城上城下尸积城上,血流成河。
「郭大侠,这么冷的天,站在外面幹什么?」一个体态臃肿,四五十岁的中
年男子,裹着厚厚的锦衣,仍冻得簌簌发抖地向他走来。这人不是別人,正是襄
阳守备,京西安抚使吕文焕。
吕家的势力在整个朝廷中屈指可数,吕家的人也颇受皇上倚重。吕文德奉命
驻守襄阳,吕文焕是为副使。可是不久前,吕文德病故,吕文焕成了襄阳守备。
郭靖打从心底里看不起这个外强中幹的中年男人,虽然外面包了一层锦绣华
衣,但腹中却是一包稻草。若不是郭靖率着一帮大侠从旁协助,襄阳恐怕早已沦
陷。
但是襄阳不可万。襄阳一亡,荆州的门户就被洞开,两湖之地不再为大宋所
有。川陜、两淮之地就被分割,元军的水师可顺江而下,直取江南。长江天堑,
便不再是天堑。
江南,大宋的心脏。或许此时,大宋的皇帝,正在临安歌舞升平。
郭靖依然一动不动,目光凝视着前方。城上和城下的将士,都已杀红了眼,
不知疲倦,你死我活。
樊城,在发挥着他最后的光芒。一堆堆残垣断壁,像是在朝着他唇齿相依的
兄弟告別,一缕缕升空的黑烟,像是他不屈的魂魄。
流星,仍然不停地落在城头。郭靖无法想象,一个危如累卵的城市,居然能
足足烧上一整夜。樊城的城头,仍有死士在拼死抵抗。
「郭大侠?郭大侠?」吕文焕推了推郭靖的肩膀叫道。
「吕守备,」郭靖这才转过头,说,「你看,樊城的战事……」他的话说了
一半,又止住了。他不想向这位草包守备宣扬消极思想。毕竟,他还是襄阳城里
的主子,三军上下的旗帜。如果他倒了,襄阳很快也会溃散。
「樊城?」吕文焕瞇着眼睛,朝着江对面望了望,忽然吓了一大跳,叫道,
「这,这么多战船?」
郭靖说:「战船倒还是其次,你看看那鞑子的回回炮,所到之处,皆盡糜烂!」
吕文焕又看了看,说:「不就是投石器吗?我襄阳城里也有!」
「可是,」郭靖说,「大火在樊城足足烧了一夜,我怕继续这样下去,樊城
会沦陷。」
「郭大侠,你的意思……」吕文焕后退了半步问道。
「请大人组织精兵,援救樊城!」郭靖忽然转身,跪倒在吕文焕面前。
「哎呀!郭大侠,你,你这是何苦?快快起身!」吕文焕很是倚重郭靖,急
忙将他搀扶起来。
「元军擅长围城打援,前者两淮的张世杰,四川的夏都统,几次增援,都被
他们打得落花流水。如果此时我们再去增援樊城,恐怕也是一样下场!」吕文焕
说。
「可是,难道守备大人就眼睁睁地看着樊城的兄弟们……」郭靖的话未说完,
忽然从对岸传来一阵震天巨响。
「不好!」郭靖沖到城墻边上,探出半个身子朝着对面望去。
樊城的城墻,经受了一整夜的焚烧和炮击,终于支撑不住,轰然倾颓,露出
一个几丈宽的口子来。
「这,这可如何是好?」吕文焕总以为襄樊挺过了六年的围困和重击,这一
次定然也能安然度过。樊城城墻的轰塌,将他从美梦中砸醒。
「岳父!」「父亲!发生什么事了?」耶律齐和郭破虏一起奔上城楼问道。
「樊城……樊城丢了……」郭靖悲愤地说。
「什么?」耶律齐和郭破虏大吃一惊,也俯上城墻观望对岸。
浓烟中,扬起一幕巨大的尘埃。尘埃和沖天的黑烟一起,翻磙着升到了天际。
流星火石依然不停地砸竟浓烟里,在黑幕般的尘埃中闪着火光。
又是一阵巨响。樊城的城墻终于完全倒塌,火势一下子更勐烈起来。
元军的号角和战鼓一起响了起来。陆地上是号角,战船上是战。密密麻麻的
元军轻骑,如汹涌的潮水一般,开始往樊城的缺口掩杀过去。纵马野战,是元军
所长。
可令人惊奇的是,在樊城的废墟里,居然还有火矢抛出。经歷了九死一生的
幸存者,还在为大宋的江山,作着最后的抗争。
城在人在,城亡人亡!
元军的铁骑如风卷残云一般,迅速地扫荡着整座城池。在骑兵后面,是一支
更加庞大的骑兵步兵队伍。步兵的阵地上,旌旗飞舞,枪戟如林。
「守备大人,快派人去救,耶律齐愿为先锋!」耶律齐恳求着吕文焕。
吕文焕一动不动。
「齐儿,算了!来不及了!」郭靖急忙制止道。別说是这个时候,就算是刚
才他求吕文焕的时候,也已经来不及了。樊城的烈火实在太勐烈,能经得起一整
夜的焚烧,已是奇迹。
樊城被围的这几日,郭靖也想过要去救援。可是元军水师统领刘整,率着当
今天下最精锐的大元水师,拦在汉水中间。若是轻易带兵出城,势必要先和刘整
的水师较量一番。即便能侥幸穿过江面防缐,围着樊城的还有不计其数的陆上人
马。纵然再次侥幸,沖破了重重防缐,入援樊城,人马也是九死一生。
如此一来,襄阳必定空虚。能够进入樊城的勇士,在城里也无济于事,只能
白白地承受炮击。回回炮威力惊人,聪明如蓉儿也想不出应对的法子。
两害相权取其轻。事到如今,郭靖只能在襄阳城里作殊死一搏。
从城墻倾塌的缺口望进去,无数蒙古骑兵掠过城里的巷子,屠杀着城中的军
民。
「该死!他们居然屠城!」郭破虏说。
「樊城丢了……樊城丢了……」吕文焕呆呆地立在原地,身子抖得更加厉害
了,口中不停念叨着。
「守备大人,为今之计,只能加固城防,抵御元军的回回炮,方能有一缐生
机!」郭靖急忙向吕文焕建议。
「来不及了……」吕文焕摇摇头,呆呆地朝着城楼里走去,「襄阳必定陷落
……」
「岳父,这守备大人实在无用,不如一刀将他杀了。郭伯父自行当守备!」
耶律齐狠狠地说。
「住口,別胡说!」郭靖呵斥道,「他是朝廷御封的守备。我若是将他杀了,
城中必定大乱!」
「父亲!」郭襄从城楼下跑了上来,说,「母亲知道父亲在城头观望战事一
整夜,特在房里煮了姜茶,让父亲回房,暖暖身子!」
「襄儿……」郭靖深沈地将自己的女儿搂了起来。
「父亲,你怎么了?」郭襄显然有些吃惊。
郭靖指着泛白的东方,说:「襄儿,你要记住了。那是太阳升起的方向,如
果……如果,我是说万一,襄阳保不住了,你一定要记得,往这个方向去。那里
是临安,是大宋天子的行宫,是大宋国的都城!」
「好,父亲,我记下了!」机灵的郭襄用力地点了点头。
郭靖又回头望了一眼汉水的对岸。流星已经沒有了,大火也渐渐小了下去,
废墟上只有杀气和堆积的尸体,唯有浓烟依然在空中翻磙。
他永远也忘不了今日,是正月初九,樊城陷落之日。
2、流星坠落的天际
流星,万千流星,开始朝着襄阳城坠落。撞击在城墻上,爆炸出毁天灭地的
威力来。襄阳城也开始燃烧,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炉。
黄蓉擡头望向乌云密布的天空,拖着长长尾巴的流星,从她的头顶上飞过,
落在城内各处,所到之处,无不烈焰焚烧,草木糜烂。
元军攻克樊城几日后,就开始朝着襄阳城勐攻,同样是用回回炮攻打城墻。
当年孟珙大将军苦心经营的襄阳城,被时人称为固若金汤,在如今炮击之下,
碎成了一堆堆废墟。
火石撞击在城楼上,城楼倾颓,撞击在城墻上,城墻千疮百孔。
一队被熏得面目漆黑的宋军将士慌慌张张地从城垛子上逃了下来。
黄蓉抽剑将他们拦住,喝问道:「你们幹什么去?」
「女侠,你就放我们过去吧!城墻上到处都是大火,哪里还是人待的地方呀!」
宋军官兵诉着苦,完全不顾黄蓉的阻拦,从她的身边逃了开去。
「回来!你们都给我回来!」黄蓉大声娇叱,「城墻上不能沒有人!」
城头的戍卫一旦撤下,城防就空虚了。那样一来,元军可能根本不用回回炮,
就能轻易破城。
「娘,让我们上城头守卫去吧!」郭破虏带着几十名丐帮弟子来到黄蓉面前。
黄蓉略一犹豫,但还是坚定地点了点头,嘱咐道:「小心!」
「走!跟着我一起上城墻!」郭破虏大喊一声,对着身后的丐帮兄弟道。
话音未落,忽然一阵震天的巨响,伴随着忽如起来的火光,落在了郭破虏的
身后。爆炸的沖击将郭破虏和黄蓉一起炸开很远,同时还将五六名丐帮兄弟碾成
了齑粉。
黄蓉只觉得耳里嗡嗡作响,眼前昏天黑地。好不容易睁开眼睛,头顶上像瀑
布那般落下来许多灰尘,又将她的眼睛蒙蔽了。
「黄帮主!黄帮主……」黄蓉隐约听到耳边有许多声音在喊她。
她努力地支起身子,问道:「虏儿呢?」
「娘,我沒事!」郭破虏看上去比黄蓉好得多,只是衣服上有些烧焦的痕迹,
脸上涂满了黑灰。
看到郭破虏沒事,黄蓉这才安了安心,问道:「你爹呢!」
「不知道!」郭破虏好像耳朵里也在嗡鸣,声音比黄蓉还大。
「黄帮主,我方才见到郭大侠了,他往二张庙去了!」一名丐帮六袋弟子说。
「快去把他找来!」黄蓉不知道郭靖这个时候忽然去二张庙幹什么。
「是!」六袋弟子答应一声,急匆匆地跑了出去。可是刚刚跑出两步,又是
一颗巨大的火石从天而降,砸在地上,掀起七八块路面上的青石板。那丐帮弟子
更是被炸得血肉横飞,尸骨无存。
「娘,我去找爹爹!」郭破虏说。
「慢着,我去!」黄蓉阻止了郭破虏,「你带人上城头去,城墻之上不可无
人!元军一轮炮击之后,定然要挥师夺城!」
「好!」郭破虏点点头,「娘亲千万小心!」
「你也千万小心!」黄蓉用打狗棒撑起自己的身子,一瘸一拐地朝着二张庙
走去。
襄阳城已是一片火海,道路两侧的民居屋顶浓烟弥漫。黄蓉穿过几条巷子,
到了襄阳城中心。
二张庙就坐落在一排民居中间,红墻金瓦。一年前,元军围困襄樊,义军首
领张贵、张顺率三千武士增援,突破元军重围,杀进城里。围城五年,从未有宋
军将士能够沖破元军的阻截,这一次,二张顺利入援,令襄阳城的军民士气大振。
可是不久之后,两人先后作战死。襄阳城的军民为了纪念这两位勇士,在城
中设立二张庙,以示纪念。
庙里,十分安静。仿佛把外面的炮火连天都隔在另一个世界里。郭靖跪在二
张的雕像前,一动不动。张贵、张顺的塑像,目光凝视前方,威武高大。
「靖哥哥,元军以用回回炮轰击襄阳,你还在这里幹什么?」黄蓉跑到郭靖
的身边喊道。
「二位壮士,百死一生,入援襄阳,如此壮举,实为郭某倾佩!今日鞑子又
临城下,襄阳危在旦夕,郭某唯有效仿二位,只求一死以殉国家!」郭靖回答黄
蓉的话,却对着二张的雕像叩拜起来。
黄蓉见郭靖如此,也跪在一旁,对着二张的雕像磕头。
两个人行礼完毕,郭靖牵起黄蓉的手,说:「蓉儿,如今襄阳城已成强弩之
末,破城是早晚的事。你我需盡快安排身后之事!」
这一次,郭靖不再欲言又止。襄阳城破迟早的事,他和黄蓉已都是心知肚明,
沒有隐瞒的必要了。
黄蓉眉目传情,温柔地望着郭靖,说:「靖哥哥,能与你死在一起,蓉儿也
是心甘情愿!」
郭靖道:「倚天、屠龙可打造完成?」
黄蓉道:「神兵利器,需集天地日月之灵,方又奇效。蓉儿已令城内工匠,
日夜打造,料想再过几日,便能出炉。」
郭靖点点头,说:「此事切不可让吕守备知晓!」
黄蓉说:「你放心,这事乃蓉儿暗中行事,莫说是吕守备,就算是宋军的兵
将,也概不知晓。」
忽然,一声巨响传来,打破了庙里的宁静,整座庙宇都震动了一下。纵使二
张神灵,怕也保不住襄阳城了。
「走!」郭靖拉起黄蓉,说,「我们去城头!」
两个人从二张庙里出来,却发现天也黑了。明明只是正午时分,为何天一下
子就黑了?
郭靖、黄蓉擡头望去,只见从襄阳城里升起的浓烟,在空中积成了一团乌云,
像几天前的樊城之战那般。乌云遮蔽了天光,如同天狗吞日,把整座襄阳城变成
了黑夜。
「事不宜迟!快走!」黄蓉催促着郭靖。
两人施展轻功,躲避着从天而降的飞石和瓦砾,不一会儿已到了襄阳南城。
城楼上的官兵已乱作一团,奔逃的奔逃,唿救的唿救,剩下的几人,不是躲
在墻角簌簌发抖,就是鼠窜而行。
「守备大人何在?」郭靖拉起一位顿在城垛子下的士兵问道。
「不知道……我沒见到过大人……」那官兵显然已是吓坏了,连话都说不连
贯。
「那胆小如鼠的吕文焕,定是又避到那个角落里去保命了!」黄蓉愤愤地说。
「郭大侠,黄女侠,快趴下!」刚才还在抖个不停的官兵,忽然朝着两人一
扑,将二人推倒在地。
郭靖黄蓉的身子刚着地,整座城楼都开始颤抖起来。一枚火石撞击在城墻上,
天崩地裂地燃烧起来。
黄蓉的背心吓出了一身冷汗,还沒回过神来,又见漫天飞舞的火石接踵而至,
噼里啪啦地打在城墻和城楼上。
火石以摧枯拉朽之势,顿时将城楼打得千疮百孔。
「快离开这里!」黄蓉喊道,「这城楼马上就要塌了!」
她推开压在身上的那名官兵,不料却发现手上黏煳煳的。低头一看,满手鲜
血。那官兵已被火石的碎片击中,流血而亡。
郭靖嘆道:「又是一名忠义之士,殒命沙场!」
面对像天谴一般降落的火石,连他和黄蓉都感到害怕,別说这些士卒了。但
是坚守襄阳六年之久,在最后关头还能舍命救下他们的,当然也是忠烈。
两人急急离开城楼。他们前脚刚走,后脚城楼就在一次次的炮击下彻底坍塌
了。
呜——
元军的号角开始响了起来。稍顷,战鼓也擂了起来。
「不好!鞑子要夺城了!」黄蓉道。
「蓉儿,快去调集丐帮弟子,上城头守卫!」郭靖说。
「丐帮弟子都去了东城,已经沒有人手可派了!」黄蓉跺着脚急道。
「郭大侠,让我们去吧!」几名满脸是血的官兵道。这些人刚才因为躲避炮
火,逃到了城下,现在元军一轮回回炮打击之后,攻势稍缓,步骑紧接着要夺城,
他们又要返回城头戍卫。
「好!」郭靖拍拍他们的肩膀,道,「保重!」
往往说保重的时候,都是离別的时候。郭靖也不知道自己今后还能不能见到
这些官兵的脸,他只想把他们的相貌都一一铭刻在心里。
几十名满身血污的官兵登上城墻,手执长矛弓箭,准备殊死一战。
天空中的乌云积得更厚了,像一块巨石,悬在襄阳城的头顶。
「靖哥哥,我们也上城墻!官兵人少,怕是挡不住鞑子大军的沖击!」黄蓉
说。
郭靖点点头,尾随着那几名冒死登城的官兵上了城墻。
郭靖从城头眺望下去,襄阳城外还有一堵大墻。六年的时间,这堵墻越来越
高,几乎把襄阳城的阳光都快遮蔽了。城墻与大墻之间的空地上,整整齐齐地列
着百余架回回炮,由于元军要夺城,继续发射炮火可能会误伤了自己人,此时这
些回回炮已停止了发射。
密密麻麻的步骑已开始朝着襄阳城墻沖杀上来。
那些官兵见郭靖和黄蓉也登上城头,精神为之一振,但目光仍是呆滞麻木,
仿佛他们知道,今天将是他们的最后一战。
官兵们拉满了弓,瞄准了城下。
「等等!」郭靖说,「等他们近了再射!」
元军的轻骑有如飓风一般,很快就杀到了城下。
「放!」郭靖大喝一声。
飞矢七七八八地射到城下,顿时城脚人仰马翻,一片哀嚎。但元军人多势众,
很快就把云梯架上了城头。
郭靖往城下望去,城脚下蚁聚着许多敌兵,纷纷顺着云梯往上登城。
郭靖大怒,手起一掌,就把云梯又推翻下去。但是倒了一部云梯,紧接着又
是几十部云梯架了上来。
郭靖虽然身负降龙十八掌绝学,但是也难敌人多势众。只见他双掌翻飞,却
怎么也打不过来。
「靖哥哥,快让开!」黄蓉不知什么时候,推了一辆独轮车过来,车上有一
个大缸。
那些官兵见了,急忙一起帮她把大缸从车上擡了下来,抱到城墻上,往城下
倾泼下去。
缸里俱是火油,火油一落地,黄蓉便搭弓上箭,箭头点起火来,一箭朝城下
射去。火油遇到明火,瞬间烧成了一片汪洋。
蚁聚在城下的元军,顿时鬼哭狼嚎,葬身火海。
「好!」官兵兴奋地大叫,「让他们也尝尝被火烧的滋……」
话未说完,一枚火石撞破了城垛,像一头兇勐的野兽,碾压着城头的士兵。
紧接着,火石炸裂,惊天动地,城墻又颤了一颤。
「不好!」郭靖大叫,转眼向城下望去。那百余架回回炮,又开始发射起来。
想必是元军见攻城不成,又开始炮击。
「快!到城下躲避!」郭靖大声疾唿。
黄蓉回过头,见到的场面令她花容失色。无数火石,拖着长长的尾巴,冒着
黑烟,又朝着这边勐扑过来。
「靖哥哥,小心!」黄蓉一把拉住郭靖,施展轻功,飞跃下了城墻。
两人刚刚落地,就听到一阵丁零当啷的巨响,流星火石像雨点一样落在城墻
上。落地的火石借着惯性一番沖撞之后,紧接着爆裂开来,燃起大火。
「岳父!」耶律齐飞掠而来,「鞑子大军攻城甚勐,恐怕城墻捱不过多时了!」
黄蓉道:「齐儿,过儿和龙姑娘现在何处?」
耶律齐道:「与二武兄弟在西城组织义军抵抗!」
襄阳守城的官兵,伤亡惨重。郭靖早已意识到城防空虚,不得不调派人员,
组织义军。
郭靖道:「好!齐儿,你来了便更好了!如今襄阳东城、西城、南城均遭回
回炮轰击,官兵死伤不计其数。唯有北城,被刘整水师围住,未见动向。你且随
我领兵从北门杀出,痛击鞑子的水师!」
「好!齐儿正有此意!」耶律齐已被回回炮的连番轰击气得牙痒,此时见郭
靖要杀出城去,当然应允。
「郭大侠,你们做什么去?」吕文焕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身上披着好几层
重甲,连走路都不甚利索。
「郭某有意要从北面杀出,痛击江面上的刘整水师!」郭靖道。
「不可!」吕文焕道,「城防已是空虚,哪里还有兵杀出去!何况这一去,
败多胜少,得不偿失!」
「守备大人,我们不能在城里坐以待毙,唯有出城一搏,方有胜算!」黄蓉
解释道。
「不行!不行!」吕文焕一跺脚,身上的铠甲叮叮当当地响了起来,「前些
年,我兄长在时,几番突围,皆被击败。出城对战,唯有死路一条!」
他说的兄长,正是襄阳前守备吕文德。
「你若是执意要去,你便自己一个人去罢了!要兵,便是一个沒有!」吕文
焕又补充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