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娟姨

娟姨

单亲父亲要上班又要照顾我,加上跨国公司经常出国,真辛苦,还好已经能照顾自己,三餐都当老外(老是外食),晚上家里空荡荡。爸常对我说找位阿姨来照顾,知道爸的意思,所以说沒意见。
??有天爸邀位熟女来家吃饭,爸要我称她娟姨。来了几次她下厨烧菜,外食吃腻了觉得好吃,爸和娟姨微笑的看我狼吞虎咽吃光。娟姨来家烧菜几次,开始在爸房间过夜,房里隐隐约约传出做爱呻吟声,隔天早上娟姨笑眯眯准备早餐。下课回家晚餐已准备好。爸出国时娟姨也常到家过夜、整理家事,家里恢復整齐。
??过一阵子,爸和娟姨拎了几箱手提箱进来,说和娟姨登记结婚,搬进来住。爸和娟姨在我面前常有恩爱动作,娟姨害羞对爸说「小安在,別这么样」。晚上爸房里传出做爱呻吟声,隔天早上娟姨会笑眯眯准备早餐。爸说他会更卖力工作,爸出差时我和娟姨会坐得靠近看电视。仔细欣赏娟姨,皮肤白又细,当她穿睡袍沒穿胸罩时,隐约看到两颗雪白大奶。一年多,发觉房里传出的做爱呻吟声渐少,娟姨脸上沒像以前那么样开心,当我穿宽松短裤时,会盯着我下裆看。过一阵子,发觉娟姨在家越穿越性感,超短又紧身的热裤,穿小可爱沒戴胸罩,乳头激凸很明显,看得我肉棒硬邦邦把短裤顶得很明显。
我常熘进主卧房偷娟姨大胸罩和内裤,边闻大胸罩奶味边打手枪在娟姨内裤,清洗内裤再丢回洗衣机里,有时会放在床下,想闻时就拿出来闻原味,娟姨会自言自语说「奇怪,我内裤怎么会少呢」。有天,娟姨叫我进主卧房,她穿件淡黄薄沙睡袍,里面沒穿,三点看得清清楚楚,「小安,这件是你爸送我的结婚纪念品,你看好看吗」当时我光着上身穿宽松短裤,硬邦邦肉棒把裤裆顶得很明显,娟姨掀开睡袍走靠近我,我忍不住抱起娟姨放在床上,脱掉短裤露出大肉棒,压在娟姨身上,撑开她双腿,「呀...別...別....我是娟姨....小...小安....呀....不行啦...」我亲吻娟姨,她象徵性抵抗一下,就接受我舌吻,肉棒在穴穴附近顶不到穴口,她扶肉棒顶在穴口,用力挺进。「喔.....进来了....真粗大....」淫水多阴道很滑,快速抽插一阵,把精液射入娟姨阴道里。
??「娟姨....对不起...我我....」娟姨紧紧抱着我亲吻,「沒关系,休息一下再起来」。娟姨到浴室沖洗,顺便带条温毛巾擦肉棒,娟姨牵我手摸她乳房,「娟姨....」「嗯...怎么」「刚才.....」「沒关系.....放心....」娟姨翻身压在我身上,两颗大奶在面前晃动,忍不住吸一颗玩另一颗,娟姨用穴穴不停在肉棒上滑动,不久肉棒又硬邦邦,「喔...真快....来...我们换个姿势」换成69式,娟姨舔我肉棒,娟姨粉嫩的穴穴在我面前,舌头舔阴核,不久觉得淫水滴到我脸上。「喔...爽爽.......」娟姨握肉棒跨坐下去,「呀..撑得满满....舒服....喔....顶到最里面....」娟姨上下抽插起来。换了几次姿势,抽插大概半小时,娟姨高潮二~三次,内射在娟姨阴道里。连续二次抽插射精,抱着娟姨睡着了。
??第二天,娟姨唤醒我,「来,去沖洗一下.....早餐弄好了,也帮你做好午餐。」晚上洗好澡想睡觉,娟姨敲门,「小安,来陪娟姨睡觉,好吗?」「嗯」牵娟姨手进卧室,当然又内射在娟姨阴道里。爸回国,「小安,来爸房间。」带着忐忑不安的心进去,爸先给我一个想很久的礼物,「坐,聊一下」「喔」「小安,我知道你和娟姨这几天的事.....」心想完了,沒想到爸接着说「沒事,这事是我和娟沟通过了。....婚前娟姨把处女膜给我.....婚后我尽可能满足她的需求.....你知道....爸经常出国...工作又累.....无法满足她的需求....只是娟姨沒说出.....我心里有数.....而且她为了专心照顾你,装了避孕器先不生....小安...你能接受她吗....」我沈默一会,点点头「嗯」了一声,老爸拥抱我。不久娟姨进房,同样拥抱我一下,我拿礼物离开房间,故意沒关紧门,不久里面传出娟姨呻吟声,偷偷摸摸靠近门缝窥看,娟姨躺在床上享受老爸肉棒抽插...射精。
??到厨房倒水喝,娟姨在准备晚餐,微笑的和我打招唿,趁她拥抱我时摸她胸部,发觉她沒穿胸罩,她微笑的拉开连身裙,里面全裸,大腿有精液流出。我亲吻娟姨,一手玩奶,另一手摸穴,「小安,別急,今晚睡你床。」晚餐后,老爸和娟姨边看电视边调情,看得我肉棒硬邦邦。洗过澡准备睡觉,娟姨在主卧室说「晚安,亲爱的」,一会儿敲我房门,她穿半透明睡袍进来,三点隐隐约约露出。「小安,今晚睡你房。」我习惯裸睡,肉棒早已翘得硬邦邦,抱娟姨上床,舌吻..69互舔性器官…肉棒插穴抽动…内射。和娟姨玩已经是放心的玩,和前几次玩的心情不一样,内射后搂着她入睡。
??隔天,娟姨脸上充满幸福的表情,回主卧室准备老爸起床。「娟姨,妳睡袍…」「放小安房间….. 」老爸沒出差时娟姨几乎天天陪老爸,偶尔会过来和我玩。老爸出差,我就到主卧室陪娟姨。
三人过着性福快乐日子。过了一年多,娟姨怀孕了,怀了谁的孩子,老爸说「沒问题,都一样」。真希望娟姨怀了我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