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当着她老公面操熟女炮友

当着她老公面操熟女炮友

前些日子,楠姐到我家住了一晚,我趁着我妈睡睡了,摸到楠姐身边和她打
了一炮。
到了第二天早上,我妈在厨房做早饭,我看到她有些尴尬,我妈看到我也有
些脸红。
我妈睡觉本来就不死,昨晚楠姐叫床声音那么大,我妈肯定早就醒了,用楠
姐的话说,我妈就算听到了,也只会装睡。
楠姐倒是很坦然,对待我妈反而亲热了不少,很快就熟络了了起来,不到半
天,就开始姐妹相称了。
我连忙抗议,我说我一直喊她楠姐,你这认个妹妹,她平白长一辈儿,这不
是占我便宜吗?我妈锤了我一下,別人比你大十几岁,这要是旧社会,都能生你
这么大一儿子了,別说姨了,叫妈都行。
我妈说话语气很奇怪,有点像开玩笑,又有点认真,还有些嫉妒,或许又有
点期盼?不知道爲什么,我一下子领会了她内心负责的情感变化,或许她还在意
我和楠姐玩母子扮演的事?我连忙走到楠姐身边,头部凑到楠姐胸口,“妈——
我要吃奶」。
楠姐连忙用手推我脑壳,哭笑不得,“去去去,我自己儿子都养不活,我可
不想要你这么一便宜儿子,要吃奶,找你亲妈去。」
我又坐到了我妈身边,搂住她腰部,右手很熟练攀缘到我妈胸口,“看吧,
除了你,沒人要你这个宝贝儿子。」
自从开店以后,我很少回家住,难得和我妈亲热一回,她对我的揩油动作也
就装作沒看到。
再加上她对我和楠姐的关系心知肚明,楠姐和她儿子又关系暧昧,我妈在楠
姐面前也放松不少。
如果是在其他亲友面前,她早就把我手打下去了,当然我也沒那么蠢,基本
的人伦礼节还是知道的。
楠姐笑了,“我倒是想认你当儿子,可你妈不幹啊,她多疼你啊,天天把你
当大爷伺候着”,楠姐又向我妈呶呶罪,“这喂过奶就是不一样啊,姐,他这算
不算有奶便是娘?」
我妈脸一红,她觉得楠姐在暗示我妈对我太纵容。
我妈咳嗽了一下,我也就顺其自然地把手放了下来。
吃完早饭,我妈开始洗衣服,拖地,楠姐也帮忙择菜,倒垃圾。
等楠姐看到我在客厅沙发上看某综艺节目时,楠姐很不满,“姐,你儿子在
家就什么都不幹啊?你这真是太溺爱他了,一点自理能力都沒有。」
我妈出了点汗,又到房间裏换了套裙子,门也沒关,和卧室门口的楠姐聊天
,“也不是,他其实生活能力很强,做饭炒菜比我还好吃,修电器,摆放物品很
有条理,他店裏就收拾地很好,只不过我在家就懒得让他动手。」
“你简直就是过去旧社会的贤妻良母典范,就像童养媳一样。」
楠姐意有所指。
“我早就想娶个像我妈这样的老婆了,我妈之前很喜欢看那部《娘妻》的电
视剧。」
我走了过去,我妈衣服刚换好。
楠姐不乐意了,“去去去,我们女人之间的私房话,你过来插什么嘴,你妈
正换衣服呢!」
“她不是换好了吗,再说我又不是沒看过”,我有些不屑,“別说你沒当过
你儿子面换衣服啊!你晚上睡觉前,还不是在他面前脱胸罩”我声音低了一点,
“昨晚虽然沒时间,我还不是在卫生间裏插了你嘴一回。」
楠姐有点手足无措,被我调戏地脸都红了,装作沒听到这句,跑到我妈身边
,用手量了量我妈腰部,很是惊喜,“姐,我们俩身材差不多啊。」
我仔细一瞅,还真是,楠姐和我妈身高几乎相同,我妈腰多点赘肉,楠姐大
腿粗一点。
“我妈一百一十五,可比你重三斤多。」
我立马脱口而出,坏了,我怎么把楠姐体重报了出来,这不是明目张胆说我
和楠姐有奸情吗?楠姐也瞪了我一眼,爲了缓解气氛,她双手握住我妈奶子,轻
轻捏了捏,“姐,你肉都长这儿了,怪不得比我胖三斤呢,你多大罩杯?」
我妈被楠姐逗乐了,“你的也不小啊,我差不多比你大一个罩杯,难道他嫌
你小,那他可真够贪心的!」
我妈说到“他”字母时还特意看了我一眼。
“沒有啊,我老公做装修的,回来就睡,他才不关心我这儿大不大,不过你
在家不戴文胸吗?」
楠姐很意外。
“有时戴,有时不戴,刚才是出汗了,又懒得洗澡,热天放出来透透气,要
是来客人了,我在回房戴上。」
我妈很坦然,也是,她热天在家本来就不喜欢戴文胸,被我爸说过几回,就
好像我经常穿着内裤在沙发上看电视一样,也沒什么,就是不太雅观,后来我妈
和我还是我行我素,我爸见劝说无效,家裏也很少来客人,又沒什么外人,就沒
再说了。
“《娘妻》是讲童养媳地吗?」
楠姐若有所思,在我这个家庭环境下,我妈这么疼我,在我面前又沒有男女
之防,不讲究儿大避母,我恋母真是再正常不过了。
“嗯,先是给小老公当娘,长大后当老婆。」
我妈又开始收拾衣服,她閑不下来。
上午閑着沒事,我打算看电影,我找到U盘,插进电视裏,随便翻了翻,找
到一部沒看过的,《忘年恋曲》,什么时候下的也忘了,记得沒看完。
“来来来,看电影了!」
家裏买了液晶电视,也很少用,每次看电影时,我妈倒是很积极。
楠姐和我妈坐了过来,一个在我左边,一个在我右边,我右手习惯性搂住我
妈的腰部,让她坐过来点,我妈胸前搂着一个抱枕,我左手放到楠姐大腿上,楠
姐见我妈的注意力都放在电影上也就沒把手给推开。
电影剧情展开,两个闺蜜一直要好,她们婚姻都不如意,一个老公去世了,
一个和男友感情不好,她们的儿子长大了,一起沖浪,最后一个儿子和他妈妈的
闺蜜搞到了一起,接吻,亲热,做爱,镜头不多,不过还是挺唯美的。
楠姐咳嗽了一下,“这老外电影真是,动不动就接吻。」
我不以爲然,“这是他们生活方式不同,日本还有父女母子一起泡温泉的呢
,这叫风吕。」
“一起泡温泉有什么大不了的?」
楠姐不理解。
“你现在和你儿子一起泡澡还光着身子?」
我的追问让楠姐哑口无言。
“她们一家子泡温泉都不穿衣服,不怕別人看到,太有伤风化了吧?」
我妈很吃惊。
“他们那儿温泉分一个个房间,不会被人看到的,他们有夫妻一起泡,一家
人,还有陌生人一起在公共池子,把房门锁了,就沒人打扰了。」
我随口解释。
“怪不得日本电影都是乱伦的,小日本就是变态。」
楠姐骂了一句。
“那她们不尴尬吗?被父亲或者儿子看到?」
我妈很好奇。
“他们进浴池前会包一条大毛巾,至于你下水后,毛巾放哪儿随你。」
我继续解释。
“肯定不能一直包着啊,不然怎么洗澡?」
楠姐或许看过日本温泉人妻类电影也说不定。
“楠姐说得不错,他们互相之间会帮忙搓背。」
我把手伸到楠姐大腿内侧,轻轻摸了几下,夸奖她很聪明。
“搓背可以,可是怎么能不穿衣服呢?」
我妈还是接受不了,她之前洗澡后,会让我帮她涂清凉油,她把衣服往上掀
,不戴文胸的话,我可以看到她奶子的下边,她也并不介意。
“这有什么,中国有一个画油画的老头,61岁了,请他23岁的女儿做油
画人体模特。」
我继续看电影,电影剧情进一步推动,另外一个儿子,发现他妈被他的小伙
伴给肏了,气不过,找他小伙伴妈妈诉说,并试图和他小伙伴的妈妈上床,被拒
绝了,还打了他一巴掌,我操,这他妈什么电影,现实中玩换母,这也太牛逼了
!我妈骂了一句“打的好”,她用手紧紧抓住我大腿,沒忘记刚才话题,“画油
画怎么了?画裏模特多漂亮啊?」
楠姐见我妈不懂,“姐,油画人体艺术,模特是不穿衣服的。」
我妈很吃惊,“啊?内衣也不穿吗?」
楠姐摇了摇头。
“内裤也不穿?」
我妈不死心。
“穿内裤还怎么画人体啊,这叫爲艺术献身,以艺术的名义光明正大耍流氓
。」
我对那画家很不屑,想出名想疯了。
我妈推了我一把,“就你说怪话,別人姑娘是心疼他爸爸。」
“她心疼她老子,她爹心疼她了吗?这油画网上到处都是,她在她爹面前袒
胸露乳,是个人都怀疑她爹和她有一腿,谁还敢娶她?女人名声不好啊,这姑凉
算是毁了。」
“沒穿衣服,也不一定就那个啥啊。」
我妈还嘴硬。
我的手无意摸进我妈裙子袖口,右手很熟练摸到了我妈胸口,手掌贴住我妈
奶子,“或许她们父女是清白的,可是沒人信啊!」
我妈身体一僵,她心虚地看了一眼楠姐,我平常虽然沒少揩她的油,不过一
般都是隔着衣服,再加上她恰好沒戴文胸,聊天内容又涉及到男女之事,再加上
她昨晚听了我和楠姐草逼时的动静,我爸又很少和她做爱,她也确实有些想了,
她昨晚等我回房睡觉后,还偷偷手淫过一回。
她知道我恋母,可是又难得遵守底缐,不和她打炮,对于我妈而言,只要不
发生性行爲,想摸摸她奶子,捏捏她屁股,她都觉得是我沒长大,不以爲意。
所以,当我摸她奶子,她并不生气,再加上她一心想让我结婚,怕我对楠姐
迷恋过深,所以未尝有争宠的心思,决定牺牲点色相,对我的不规矩,也就默许
了。
电影剧情又进一步推动了,在各自挣扎以后,两对母子互相之间彼此吸引,
双双姐弟恋,四个人组成两对,成功换母,四个人穿着比基尼躺在埝子上,我勒
个擦,这个澳大利亚导演确实太牛逼了。
“这什么烂电影?」
楠姐很不满,她起身,拿遥控器,准备看电视,我妈示意我把手拿开,我的
手退出来,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我先是用手指夹了我妈奶头一下,才把手从我
妈袖口裏松开。
我妈不乐意了,这个动作明显带有色情的味道了,她拍了我头一下,“沒大
沒小的,我去做饭了。」
楠姐也去厨房和我妈聊天,两个中年妇女之间聊地很开心。
中午吃完饭,我妈去打牌,问楠姐去不去,楠姐说想睡会儿,我妈先是看了
看我,又看了看楠姐,显然怕我们这两个孤男寡女又幹柴烈火,凑到一起。
我登陆企鹅小号,发现楠姐老公和她儿子都在,楠姐儿子发了一条消息,说
他妈妈又跟人跑了,他问我怎么办好?我操,是我把你妈妈拐跑的,你问我怎么
办?我回了一条消息,沒事,等她玩累了,就回来了。
楠姐老公问我有沒有搞过別人老婆,有沒有省城的良家妇女介绍,他想认识
一下。
我操,尊重人懂不懂?我认识的熟女告诉你,我吃饱了撑的,保护隐私懂不
懂?要不我把你老婆介绍给你认识一下?我盡情吐槽楠姐老公和她儿子。
“你说让我回,我就回,你以爲你谁啊,省委书记啊?对,我是在他家,我
昨晚还和他一起睡的,我有沒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沒有,有沒有做爱?有,他昨
晚在卧室操了我一回,在卫生间又日了我一下,总共两次。
这还不是对不起你?不不不,你理解错了,我是他小老婆,我被她日,是天
经地义的!」
楠姐似乎在和她老公吵架,说了好多气话。
吵了几句,楠姐眼睛有点红,她虽然和她老公感情一般,可是刚结婚那几年
还是过得不错,自从买了电脑,她老公沉迷于换妻以后,两个人感情就走到下坡
路。
“儿子去他同学家住?你老娘去你妹妹家住?你一个人在家?行,我回去,
我和他一起回去。」
楠姐幹脆地挂掉电话,“车子还有油吗?送我回去!」
我有些不舍,“不多住两天?」
“不了,我和他之间的问题,必须要解决。」
楠姐很有想法。
下楼,电梯口碰到我妈,她提着几条鲫鱼,“你们这是去哪儿啊?」
“送她回去,你怎么沒打牌。」
我晃荡了一下车钥匙。
“路口有人卖鄱阳湖的鲫鱼,个头大,又便宜,我就买回来,打算晚上炖汤
,妹子,你怎么不多住几天?」
我妈不开心了。
“不了,家裏有点事,下回再过来叨扰姐姐你了。」
楠姐神色很勉强。
“好”我妈答应很痛快。
“我晚上不回来了啊。」
我叮嘱一声。
“那你睡哪儿啊?」
我妈问。
“住她家。」
我指了指楠姐。
“啊?」
我妈很吃惊,“她儿子不是在家吗?」
我妈的意思是,她家有人,你可不能再胡作非爲了,当着我妈面操楠姐,我
妈能装聋作哑,当着楠姐儿子面操他妈逼,他非跟我拼命不可。
我沒多说,先在城区加了油,上高速,楠姐一路无话,我放着章家头条男的
歌,直接开到了楠姐家裏。
楠姐儿子和她婆婆都的确不在家,我却有些警惕,楠姐老公该不会恼羞成怒
,准备和我拼命吧?“兄弟,你先玩会儿电脑,我和我媳妇儿去楼上谈点事。」
楠姐老公很客气,给我倒杯茶,准备好烟灰缸,弹根白沙给我。
“我不抽烟,谢谢。」
我摆了摆手。
“你们文化人就是有素质,怪不得我老婆喜欢你呢!」
楠姐老公讪然一笑,觉得有些下不来台,也是,他老婆都被我玩了不知道多
少回了,逼逼都快被我操黑了,连他一根烟都不肯抽。
我接了过来,只好低头点燃。
楠姐很难堪,即使再怎么感情淡薄,她也不希望看到她老公低头来讨好我这
个情夫。
她把她老公拉到楼上去谈话,我就在楼下用电脑,楠姐儿子装了上古卷轴五
,刚好用来打发时间。
到了晚上,楠姐老公做饭,楠姐在楼下卧室陪我聊天,“我下午和他上床了
,你不生气吧?」
楠姐好像做错了事一样,她之前确实向我承诺过,她觉得她老公想换妻,觉
得他髒,又找过情人,嫌弃他不幹净,所以楠姐只想和我一个人打炮,她身心全
部属于我。
“他是你老公,我只是你小老公,难道我结婚后,你会阻止我和我老婆圆房
吗?」
“不会,可我会吃醋。」
楠姐用手摸我大腿。
“对啊,我只是会有点嫉妒,可是不会生气,反而替大哥和你高兴。」
我的态度很诚恳。
楠姐放下心来,“我老公说了他心裏的想法,关于换妻啊,淫妻啊,乱伦啊
,等等,我也说了我恋子,还有我儿子恋母的事情。」
楠姐让我很吃惊,这可能是她老公第一次平心静气和她沟通。
“比如换妻,我还是不认同,可是我会理解他,至于淫妻,我不可能和其他
人做爱,可是可以配合他的性幻想。
我们就一个儿子,他恋母,我们可以装作不知道,倒是必须正确引导,我可
不希望他和你一样。」
“我怎么了?」
我不高兴了。
“你当着我面都敢把手伸进你妈衣服裏摸她奶子,还怎么了?」
原来上午楠姐看到了。
“呃”我哑口无言。
“帮我一个忙,好嘛?」
楠姐有些不好意思,“玩一个游戏,你今天当我一天儿子。」
原来还是母子角色扮演,“沒问题。」
“你还得喊我老公爸爸。」
楠姐觉得这个条件我不太容易接受。
我是有点不爽,喊別人爸爸,他岂不是我便宜老子,可以光明正大睡我妈,
日我妈逼?“那我们晚上还要不要一起睡?」
我意识到不对劲。
“要,不过我们三个一起睡。」
楠姐似乎还是不好意思。
听到这句话,我鸡巴硬如钢铁。
吃饭,洗澡,我从未这么期盼夜晚来临。
我先上床,穿条内裤,楠姐再洗澡,穿着一件黑色睡裙就过来了,楠姐老公
最后一个洗澡。
“你爸呢?」
楠姐进入角色。
“洗澡呢?」
“给我抹清凉油”楠姐自然吩咐。
我把睡裙往上掀,楠姐穿了一条红色蕾丝小内裤,屁股隆起,很是迷人。
我从背部开始,先抹了一遍背部,然后双手抹楠姐奶子,“妈,舒服吧?」
“坏东西,你爸不在,你就光欺负你妈。」
楠姐娇嗔。
“谁让你不戴奶罩呢?这能怨我吗?妈,你保养地可真好,奶子都不怎么下
垂。」
“老了,你爸都不愿意碰我了。」
楠姐摇摇头。
我手继续往下抹清凉油,把内裤往下扒,露出一些逼毛,肛门附近顔色有点
深。
我把手指插进楠姐屁眼。
“妈,你连屁眼都让爸日啊?」
我有些嫉妒。
“你爸那个缺德鬼,说性生活沒有激情,非得尝试新花样,我抹了抹婴儿油
,就被他插了一回,不舒服就算了。」
“妈,我爸既然日过了,你也让我操一回呗”我似真似假,我确实沒走过楠
姐肛门。
“去,你爸和我是领证的夫妻,他能做,你不能。
儿子啊,妈已经错了,太溺爱你,所以才允许你摸妈屁股和奶子,可是妈是
绝对不能和你发生性关系,那是乱伦,天打雷噼的。」
“妈,你说过去爲什么要禁止乱伦?」
我角色进也不错。
“近亲通奸会生白痴。」
楠姐似乎沉浸母亲角色了。
“妈,你不是上了环吗?反正又生不了小孩,你就让我日一回呗。」
我用手隔着楠姐内裤扣弄楠姐的逼,楠姐内裤裤裆已经有湿痕了。
“不行,妈不能害了你。」
我把内裤一脱,鸡巴挺直,龟头在外面,我把楠姐手拿过来,“妈,可我难
受。」
楠姐顺势握住我的鸡巴,开始帮我打飞机,我把手伸进楠姐内裤,楠姐沒有
制止,我把中指插进楠姐逼逼,一进一出,开始帮楠姐手淫,如果楠姐老公看到
,好一副母慈子孝图。
楠姐帮我套弄了几下,见我还沒射,瞪了我一眼,犹豫一会儿,低头把我鸡
巴含进口裏,鸡巴进入温软湿润腔道,楠姐舌头很灵活,她仔细舔我的鸡巴,龟
头,重点照顾卵蛋,腹股沟,马眼,她甚至会舔我的屁股沟,舌头能伸进我屁眼
裏扫荡,多重刺激下,我一下子就快射了。
楠姐见这还不行,把睡裙撩起,往奶子上抹了清凉油,挤出乳沟,夹住我鸡
巴,“来,你自己动。」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乳交,我把楠姐乳沟当成逼逼,开始抽插了起来,结果
我鸡巴热地发烫,就是射不出来。
楠姐沒办法了,示意我躺着,楠姐找准位置,用鸡巴在她逼逼附近滑动,一
不留神龟头就全部沒入楠姐逼逼裏头,楠姐坏笑,“儿子,妈妈不是故意的,只
是意外哦,要保守秘密啊?」
楠姐老公这时终于洗完澡了,走进房裏,看到楠姐坐在我身上,他盡管心裏
已经有准备,可是他还是觉得很刺激,这种亲眼看到老婆被人日的感觉真是太爽
了,楠姐老公的内裤已经凸起了。
他威严地问道:「你们母子俩在幹嘛?」
楠姐声音很嗲,“老公,我们在坐游戏呢。」
我连忙点头,上半身往上擡,做仰卧起坐,由于我身体的移动,我插在楠姐
逼逼裏的鸡巴也时浅时深,“我们在锻炼身体呢。」
楠姐的裙子盖住了我和楠姐的下体,她的屁股一上一下,逼逼和我的鸡巴快
速摩擦,声音越来越软,几乎要哭了,“老公……我……在跟儿子……鬧着玩呢
……他非说胖了……我就坐在儿子身上,我压死你……压死你……”楠姐兴奋地
把裙子撩起来,我们俩的下体清楚暴露在楠姐老公面前,楠姐老公看着我的鸡巴
在楠姐小骚逼裏进进出出,看得目不转睛。
楠姐老公故意说:「我怎么闻到一股怪味啊?」
我解释:「可能是不太通风,开空调。」
我示意楠姐站起来,我从背后插楠姐逼逼,两人身体贴在一起,手伸进楠姐
睡裙,握住楠姐的两个奶子。
楠姐老公看着我们,“儿子,你怎么光着屁股啊?」
“刚才喝水泼到内裤上了,刚脱下来准备换,我妈说沒内裤换,让我光一晚
上,反正睡觉盖着毯子。」
“那你手怎么伸进你妈裙子裏啊?」
“我们准备演示连体婴儿,怕我妈摔倒,得扶着她啊。」
我一边操着楠姐逼,一边在房间裏走来走去,走到电脑桌前,我示意楠姐双
手扶着电脑桌,我从后面扶着楠姐屁股,开始最后的沖刺。
楠姐老公又开口,“你妈怎么趴在电脑桌上啊?」
“我妈累了,我这正在骑马呢,驾”我拍打着楠姐的屁股,楠姐肥白的屁股
多了浅浅的巴掌印,我的胯骨快速撞击着楠姐的屁股,再加上楠姐第一次当着她
老公面和我做爱,逼逼紧锁,用力夹了我几下,我鸡巴再也忍不住了,精液全部
射进楠姐逼逼,精液溢出,滴在地闆上,我和楠姐的逼毛和鸡巴毛都沾染了我们
俩的爱液。
楠姐老公叫我们完事了,“那你妈怎么也光着屁股,她也沒内裤换吗?」
“不是,刚才我在骑我妈呢——”